您的位置:首页玩家互动江湖攻略正文

【麻辣818】穿越人海遇见你(一)

时间: 2013-08-19 09:16:22 文章来源:官方论坛 作者:卿沐❤

  此文纯属虚构,希望大家看的高兴。不喜欢的也勿喷啦。。)

  喜欢的请留言支持哦,你们的支持才是我写下去的动力。

  血红的月亮把太阳推下了山坳,风炎的夜,有一种钻入骨髓的冷。曾经的繁华都城,现在成了一片废墟,掩埋于皑皑白雪之中。只有那高耸入云的尖塔,见证着这片荒凉是曾经的辉煌。曾经风炎国盛极一时,轩辕殿、霜云观、焚天谷、水月宫四派联合进攻风炎国。风炎大将风惟熙在风炎战场战死,风炎国从此覆灭。在与轩辕,霜云,焚天,水月四派的大战中风惟熙最后化身成飞龙,与四派大军同归于尽。

  冷无情静静的盘坐风炎遗址的地上,他实在是动不了了。意识渐渐的开始模糊,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,眼眶模糊的血迹把原本就红得妖艳的月光揉搓成了一个血幕。身上开始慢慢显出七杀堂驭毒人的图腾,疲倦像是潮水开始渐渐的淹没意识。好像是一秒,好像是一生。从七杀堂到现在的所有片段开始在思维里不断的闪烁---

  “无情,今天你六岁了。你的一生将为七杀堂而奉献。”七杀堂主裴罗看着面前的小孩儿,眼睛充满了希望。

  “无情,以后你跟着我学习七杀的驭毒之道,七杀是毒杀高手,驭毒是我们门派独有的秘法。取人首级于千军万马之中。不过,切记,不可以动情。”师父看着无情慎重的说道。

  “无情,今天是你十七岁的成人礼,你现在的成就已经是七杀堂杀手中第一人了。你将成为七杀堂复兴的希望。”七杀堂主裴罗满怀憧憬的看着他,所有七杀堂的人在欢腾中喊着他的名字。

  “无情,这次你去把风炎国的门打开,释放出怨灵大军,这次是我们七杀唯一复兴的希望了。”

  “无情——————”

  图腾开始慢慢延伸到颈部了,狼群在旁边不断的游曳,看着面前这怪异的一幕。

  飞花谷:

  琉璃咯咯的笑着”水里怎么会有妖怪呢。你们什么时候也学会骗人了。以后可不准骗人咯,再骗人我就不给你们玩了。”忽然她又把耳朵贴在一朵白色的花上面,神情不断的变化着。然后有点生气的样子。

  “好啦,不和你们玩了,老是骗我。”她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那朵花。

  琉璃是水月宫中一个很普通的慈心,水月宫据说是精灵和神的后裔,所以水月宫的有些人能和自然沟通。她最喜欢和飞花谷那些白色的花说话了。因为她知道每一朵花里都有一个精灵,到夜晚的时候就会飞出来。

  琉璃今天很不高兴,因为她觉得这些花骗了她。这些从来不骗人的小花们给她说湖里有妖怪在夜晚会变成人上岸。她偷偷的藏在湖边,等着晚上的时候去找那些花儿理论。

  夜晚的飞花谷很静,可爱的灰小狼跟调皮猴也出来,开始了它们的喧嚣。

  琉璃静静的躲在榕树的后面,老榕树是她的好朋友,老榕树最疼她了。她撅着嘴,她准备往湖边去找那些说谎的花,她这次非要敲它们的的头,因为上次那些花就骗她说有一个狐狸变成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。

  湖面的水开始荡漾,月亮被波浪荡漾成了一圈一圈。她看着湖面,依旧躲在树后面没有出去。一抹黑影开始慢慢的浮出水面,向岸边游来。到岸边,琉璃眼睛都不敢眨,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一幕。因为她看见了一个脸上有图腾男人从水中缓缓走出来。

  “啊~。”她突然从树后面跳出来,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“你---你是妖还是人啊?”

  那男人手动了动,没有说话。手上突然多了两把飞轮。

  “你受伤了诶。”说着就给面前的男人开始治疗起来。慈心天生对水系魔法的感悟,让她们成为强大的治疗师。即使是琉璃这种很普通的慈心也是能治疗的。而更为强大的慈心则能施展咒语提高战士们的防御能力和攻击能力,甚至传说水月宫的神女能让死去的人复活。前提是灵魂还没有消散。

  冷无情这的些伤是穿过门派结界的时候被结界的旋风刮的。集结了整个七杀堂在七界祭台上的力量送他一人穿过门派结界,他还是受了不轻的伤。所以一直都隐藏在飞花谷。

  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伤口愈合的感觉,起初的时候还想挣扎,可是当发现自己看着愈合的伤口的时候便安静起来。他似乎能感受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儿并没有恶意。

 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儿,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清澈的眸子。好像是一抹幽蓝的海水。他把飞轮悄悄的收了回去。

  “好啦。感觉好多了吧。”琉璃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男子。他并没有说话。也没有逃避她的眼睛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是从哪里来的呢?你好像不是我们水月宫的人哦。”

  他依旧没有说话,只是看了看自己已经愈合的伤口。

  “哦,原来是个哑巴啊。还是聋子呢?我想应该是聋子吧,哑巴听到我说话肯定会点头。”她失落的看着他。

  于是开始用手在不断的比划着。比划了半天,见面前的男子也没有反应,琉璃失落的坐了下来。两只手托着下巴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男子。

  “我叫冷无情。”他站起身来。转身准备离开。

  “啊!冷无情。你不是聋子啊。我,我叫琉璃…”她有点慌乱的说道,马上脸又开始红了。心里嘀咕道,别人明明没有问我叫什么名字呢。

  冷无情回过头来说道“让别人知道我在这里、。否则---”说着突然间就出现在琉璃的面前,两把深寒的飞轮贴在她的脖子上。

  “呜~~~人家不说就是了嘛。干嘛那么凶。”她竟然开始哭了起来。